美国妈妈爱上共享工作空间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3-27 21:00

原标题:美国妈妈爱上共享工作空间

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,从2005年到2015年,选择灵活工作或从事“零工经济”(包括自由职业者、合同工和随叫随到的员工)的女性比例增加了一倍以上,从8.3%升至17%。

研究还发现,与男性相比,如今的女性更有可能受雇于远程工作或“零工经济”。于是,美国各地兴起了女性专用的共享工作空间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

在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丹尼·杰拉奇放弃了在一家广告公司的全职工作。在她的第二个孩子10个月大的时候,杰拉奇决定是时候以某种方式运用自己的商业技能了——她决定去自家附近的一个共享工作空间“工作和玩乐”试一试。

这一试试出了一片新天地,“社区共享工作空间是一个‘神奇的地方’,帮助我启动了品牌和营销业务。”居住在美国新泽西州南奥兰治的杰拉奇形容。她去共享工作空间的本意是想拥有独处的时间,以便思考制定出自己的商业计划,但没料到自己喜欢上了共享办公室里同事间欢乐共事的氛围。“我很喜欢那种坐下来,喝杯咖啡,聊上5到10分钟再谈正事的环境。”她说。

不受打扰的工作时间

对于追求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妈妈来说,灵活安排工作时间并不容易,而共享工作空间则为她们提供了不受家庭干扰的时间,是满足妈妈们需求的完美方案。有些共享工作空间,比如杰拉奇选择的“工作和娱乐”,还提供专门针对妈妈的福利,包括托儿服务,其妇女会员占会员总数的75%以上,其中大多数是弹性工作的母亲。

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,从2005年到2015年,选择灵活工作或从事“零工经济”(包括自由职业者、合同工和随叫随到的员工)的女性比例增加了一倍以上,从8.3%升至17%。研究还发现,与男性相比,如今的女性更有可能受雇于远程工作或“零工经济”。于是,美国各地兴起了女性专用的共享工作空间。

在纽约,室内设计师科恩、前杂志平面设计师奈尔和理疗师巴格比联合创办了共享工作空间HudCo,共享工作空间位于多布斯费里的一个仓库里,由一家酿酒厂改造而成,可以俯瞰哈德逊河。光线通过高大的窗户照射进仓库,仓库的天花板和混凝土地面都很高,一个巨大的大理石登记柜台做成酒吧样式,配有青铜扶手。金色的木桌、从意大利进口的布质沙发、标志性的照明设备、区域地毯、带有定制橱柜的厨房以及一张可以兼做乒乓球桌的餐桌,HudCo给人一种俱乐部的氛围。

HudCo实行会员制,最基本的会员资格是三个月,最便宜的选择是每月99美元使用4次工作空间。在两年内,HudCo的会员增加到30名,其中80%的会员是女性。

据市场和消费者数据提供商Statista的数据,2019年美国的共享工作空间预计将达到5026个,几乎是2015年的两倍。“如果你在家,总有工作以外的事情可做。”HudCo联合创始人巴格比说,“孩子、狗或衣服都够你忙的。”

享受“同事”之间的友情

共享工作空间并不仅仅意味着拥有一个没有干扰的工作场所。美国前卫生局局长维维克·穆尔蒂认为,偏远而独立的“零工经济”工作者数量的增加,是美国“孤独流行病”日益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而共享工作空间可能是“孤独流行病”的一剂解药。

2012年,在第二个女儿出生两年后,黛博拉·恩格尔辞去了纽约市公共关系专业人士的工作,在家从事自由职业。恩格尔在纽约长大,如今居住在新泽西州南奥兰治。恩格尔说,她越来越孤独地“躲”在家里的小办公室里,想念从前同事间的友爱。

从那时起,恩格尔就开始探索共享工作空间的概念。“即使你是一名自由职业者,你也可以避免一个人坐在公寓里,实际上我们也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工作。”恩格尔说。2015年,就在她的第三个孩子出生的前几周,恩格尔在新泽西州南奥兰治买了一套19世纪装修风格的房子,创办了共享工作空间“工作和娱乐”。

会员杰拉奇说,与共享空间同事间的合作为她带来了新的商业机会,自己最初的几个项目就是在这里与一位平面设计师合作完成的。“这是一个很棒的社交和协作空间。”她说。

洛林·阿什的工作是编辑和代写书籍,她每周去CILK119,一个位于纽约纳努埃特的共享工作空间5次。“这个空间是独处和公共空间的完美结合。”阿什说,“你能独自工作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当你需要和人交流时,这里又有共享空间的其他成员。”

阿什已经使用这个空间4年了,“我有一间漂亮的家庭办公室,当我来到这里,就能持续专注地工作。”她说。工作空间的租金从每月20美元(使用2小时)到450美元(拥有一间专用办公室)不等。此外,这里还提供写作沙龙、机器人课程、研讨会和品酒会——这满足了自由职业者的社交需求。

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能唤起归属感和忠诚度的空间。在这里人们能互相了解,受到激励,与社区建立联系。”CILK119的创始人、编辑和小说家唐娜·米勒说。

托儿服务解决后顾之忧

共享工作空间不仅提供一系列的办公设施,其提供的托儿和健康项目更是解决了众多母亲的后顾之忧。例如,“工作和玩乐”共享工作空间的下层就是一个儿童看护中心。

不像大多数日托机构对父母收取全天的费用,在这里,母亲们可以制定孩子的托管时间表。孩子们每周可以托管的时间从2小时到30小时不等。对于每天托管4小时以上的孩子,收费为每小时15美元;托管2小时的孩子,每小时收费16.5美元;自己制定托管时间的孩子,每小时收费18美元。

(责编:刘然、孙红丽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